每日一言 吐個槽

五遊網導航

姑娘的名字,叫,好姑娘


01

第三次見到wendy,是在我徒步30公裡的終點站。

她端着兩杯水朝我走過來,眉目間淺笑盈盈,把水塞進我的手裡,叮囑道:“快喝,是溫的。”又問,“你朋友呢,這是給你朋友的水。”

她靠近我,語氣嗔怪“那麼大冷天,穿得那麼少。”然後把手上的圍巾套上我的脖子。“給你朋友也準備了一塊,等見到她的時候給她,杭州今天怪冷的。”

她又說,“來,我給你拍個照,走完了30公裡可不容易。”我走到終點站的标志物前面站好,看着她認真地調整角度和姿勢,再把照片調整好,發給我。

然後,她帶我去吃火鍋,環境很好的一家。“本來想着先帶你去喝下午茶然後吃飯的,這邊環境很好,适合慢悠悠地荒廢閑暇時光。沒想到卻沒有估好時間,隻能直接吃晚餐啦,吃完帶你去逛創意集市。”

平時一個人做事急吼吼的我,在她面前,一下子就柔了下來。隻是傻乎乎地點頭,說好。

她坐在我對面,看着我,輕輕地說,“再次見到你真開心。”陽光砸在棉花上的感覺,對,那時候我就是那樣的體驗。

讓人心安,又覺得不好意思。

心想自己何德何能能收獲如此的關心和愛護。

 
Wendy


02

初次見她,是在今年1月9号的杭州。

在一家衣服店,因為滿三件打八折,就各處找人湊單。這個時候,她走了過來,很瘦,講話聲音也溫柔,“你們是要一起拼單麼?”

就加了微信,我們就算認識了。

很長時間,她都隻是存在于我的微信列表,從不聊天,看她在朋友圈發自己的一些狀态:去了手工作坊、參加了一個很不錯的展覽、去做了陶藝……如她這般的姑娘,我總覺得我的冒昧打擾會給她造成煩擾。

 

有天,她在我轉發的一篇文章底下留言:這是你的公衆号麼?

第二天,我就在後台新增用戶一欄看到了她的名字。

她會在我每一篇文章下面評論,給我分享一些好玩的有趣的東西,甚至幫我内推到她們公司。

都說江南的女子如水,可是在我眼裡,她是向日葵。

 

我還記得,那天在衣服店,她說,“你穿闊腿褲一定很好看。”

事實證明,她講的話太對了。

哈哈。

 

03

8月份的時候,我跟Wendy說,我要去杭州,有啥推薦的地兒麼。

她的回複是:啊啊啊!來來來!

我在手機這端笑了出來,她可是第一次用這樣的語氣呢。

 

她在火車站等我。

戴了一頂寬沿的帽子,穿着連衣裙,安安靜靜地像一棵樹一樣站在人群裡。

我經常會一個人出去玩,但是很少被人接。所以,她走過來的時候,我承認,我真的感覺特别特别開心啊。

她送了我一本幾米的筆記本,帶我去一家看得見路邊盛開的野花的餐廳吃飯,陪我去做手工燭台,去文藝的小店,看天空中生起的孔明燈。

那天天氣很好,我卻隻記得對面她的笑。

 
做陶器的Wendy


04

今天,她跟我說,年後辭職,去做陶藝師的助理。

要知道,她的工作算是高薪。

但我也知道,如她這樣的姑娘,看似柔弱,選定了自己想做的,就會全力以赴。

我說,去吧,等着你的陶藝吧開業。

 

她說,準備從創意集市開始做起。

她說,以前我好像有一段特别艱難的時光,我就每個月定一個小願望,然後一個月一個月去實現。工作忙起來之後就沒有遵循這個了,現在感覺又回到了那個狀态,心裡有期待,像懷揣贓物般興奮又害怕。

她說,先做小手工在創意集市上售賣,然後開一家店,最後結識一群人,組織各種創意集市,收一點點兒攤位費,交很多的朋友。

 

Wendy是個很有内涵但不外露的姑娘,不會給人壓力,但是跟她對話又會讓你受益匪淺。而且,會堅信,她一定可以做得很好。

這樣的姑娘啊,走在路上,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,過着與别人完全一緻的生活。但是身體裡面是有火焰的,滋滋作響,在某一刻忽然綻放,變成很好看的火花。

我一直想要變成這樣的姑娘,而我遇到了這樣的姑娘,并且成為了好朋友,三生有幸。

 

05

王朔在《緻女兒書》裡寫道:

你必須隻有内心豐富,才能擺脫這些生活表面的相似。

 

所謂的内心豐富,就是有自己堅定的想去做的事情,并且努力去完成它。除卻物質的追求,也在内心築造一幢富麗堂皇的宮殿。

 

願你也成為這樣的人。

 
“好久不見,

後台的回複我都有看的。

謝謝你們的關心,

最近比較忙,加上出了個小遠門,

就沒有很勤快地更新。

冬天來了,

記得保暖。“